【新計畫前言】

新學期過了一個多月,剛開學的新鮮感和旺盛的鬥志還剩多少?

你是否還記得剛開學為自己訂下的新學期目標?

Clear部落格推出新企畫,採訪了各界有為青年,

他們是怎麼走到令人心生嚮往的最高殿堂?又是怎麼保持奮發向上的氣勢

Clear部落格帶你認識各路英雄好漢,一窺頂尖學生的讀書秘密!

【本篇採訪正式開始】

採訪對象:葉立皓

簡單學經歷介紹:台灣花蓮人,台大電機系畢業,現就讀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電機所博士班

採訪實錄(以下,編=Clear小編,葉=葉立皓)

編:和我們聊聊你現在所學的東西?

葉:我現在研究的領域是計算光學,光學部分是物理光學,例如波;計算部分則是運用統計學和最佳化,以實現光學理論,像是清楚的影像或讓視野變大。而為了達到那些目的,需要運用計算方法的幫助,所以它其實內含兩個學問。這個領域同時也是實驗和理論並行的學門,提出理論後需要自己去驗證,所以會架設光路、透鏡、相機等等。

 

編:是什麼原因讓你決定就讀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?

葉:因為進了研究所後要跟著一位指導教授(adviser),所以選擇學校很重要的關鍵是,該校是否有教授會做你有興趣的領域。再來是學校的知名度,知名度高的學校能吸引各處高手來就讀,你跟這些高手一起討論,學習上的成長就會很迅速,知名度高的另一個附加價值則是畢業後較容易通過求職的門檻,但就只是通過那個門檻而已,實際上你在研究所被培養出來的程度取決於你的同儕,因為同儕會有很多地方值得學習,且彼此激盪學習得很快。

 

編:那地理位置是你選擇的原因之一嗎?

葉:其實還好,當初沒有考慮也不清楚美國東西岸的差別,不過來了之後真的覺得這裡天氣很舒適。

 

編:你的大學生涯對你的人生規畫所帶來的影響?

葉:其實我自己覺得我的大學生涯並不是決定性的時期,反而高中時代對我的人生規畫影響比較大,我在大學所走的就是我高中時所想的方向。我在高中時就對物理很有興趣,我本來想讀物理系,但接受家人的意見最後上了電機系,不過我修完電機系的課之後都跑去修物理系的課,並沒有偏離原本的興趣,我想了解大自然的運作,滿足自己的好奇心。

 

編:你會對物理有興趣就是源於對大自然的好奇心嗎?

葉:最一開始並不是這樣,可能有一些觸發點,其實我剛開始物理並不是學得很好,但經過老師的指導和一些比賽訓練,讓我在物理方面越來越有成就感,也漸漸發覺念物理不單單只是計算,當體會到它和自然界的關係後,就會覺得很有趣,所以我覺得這個興趣並不是憑空產生,而是發現了一些契機才培養出來的。我想在台灣的學習環境下,能發生這種契機的時機大多在與這些學科相處的過程之中,我覺得這也是台灣的學生比較受限制的原因。

 

編:也就是說先學習後才能產生興趣,但一開始就抗拒的話可能就無法走到後面這步。

葉:是的。

 

編:你剛剛說你在大學就修了很多物理系的課,是有雙主修嗎?

葉:我是輔系,雙主修要很多學分,我覺得這樣可用的時間會變得太少。

 

編:感覺你的人生一直都在你的計畫之內。

 

葉:我也不知道以後會碰到什麼樣的事。其實中間有幾個小轉折,後來回想起來覺得都是些小事,但對我人格特質有很大的影響。

 

編:那你願意分享其中一個轉折嗎?

 

葉:小學時我寫字很難看,小六時覺得快畢業了以後可能沒機會再練字了,再加上我哥寫字比較好看,會在一旁冷言冷語說:「你字怎麼那麼醜」,我因此被刺激到,那段時間每次作業發下來就練習寫字,像是用刻的一般把字磨正,於是國語作業的分數有很大突破,寫字也變成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,我發覺有些事情只要很想的話就能做到,國中、高中時也發生了滿多類似的事,就像是在反覆驗證這個道理般。

 

編:你認為在大學階段最需要培養的能力是?

葉:我不確定我是否在大學培養出這種能力,但我覺得這個能力不管什麼時候都很重要,那就是任何事情都要自己去找答案、把它學起來,然後解決問題

 

編:對於想到國外攻讀研究所的學生,你會給他們什麼樣的建議?

葉:我認為重點是要先弄清楚自己為什麼想念研究所,然後下定決心,一旦下定了決心,其他像是英文等等的就按照前人的腳步去跟隨,或是花時間去把它讀好就好。

 

編:畢竟我們是Clear notebook app,談談自己從求學期間到現在作筆記的經驗,及筆記對自己的領域所帶來的幫助?

葉:如果老師在講課時,我有辦法跟上老師的步調,我就能做好筆記。但我之前上過某堂關於歷史的課,老師在台上一直講,我就拚命抄,完全沒有投影片等講義,那種型的課我就沒辦法把筆記做得很好。工程學、物理學的課多半會有投影片或板書,這種就是跟著老師,而有些觀念上課抓住了但在筆記裡難以顯現,所以需要做些註記,用自己的語言把理解的方式或是關鍵註記在筆記裡。課後看看自己抄的筆記和老師的講義,再跟老師課堂上講的內容做對照,看能不能用自己的思考來理解這些觀念,它就像你讀過的書一樣,事後回想時能夠很快找到那些連結

 

編:那你認為作筆記是必要的嗎?

葉:我自己是一定會做註記,註記以外的內容應該跟老師講的差不多,用聽的就可以了。另外我認為做註記除了能抄下重要的東西,也能幫助在課堂上集中精神

 

→葉立皓的課堂筆記(提供者:葉立皓)

 

編:給同學們一些「針對自己領域的」或「通盤性的」求學階段建議?

葉:對我自己的領域,就是保持好奇心,以這作為學習的動力在知識海中拓展觸角,忘記什麼重要的觀念時,就不要懶惰,回去翻翻書或筆記,對這些東西越熟,也就代表基礎越深厚,屆時做起研究來也比較扎實,這是讀書的部份。研究就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 

編:那麼有通盤性的建議嗎?

 

葉:通盤性的建議就是建議大家把求學的目標弄明確,才能有效率的學習,進而在該領域有卓越的表現。那弄清楚目標這件事情因人而異,要接觸過許多不同的事情之後才會有所啟發,但想傳達的觀念就是以目標產生動機,以動機推動學習。


編:非常謝謝你接受我們的採訪。

 

【後記】

還記得某個科目當初帶給你最純粹的感動是什麼嗎?

也許學習的路上碰上一些挫折、遇見不對盤的師長、經歷不順心的鳥事,

請別忘了當年抱有熱忱的自己,也別輕易放棄,謹以此採訪共勉之。

創作者介紹

Clear筆記共享-學生愛用App

clear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